“银河系”迎至暗时刻 潘氏兄弟哥哥财务造假弟弟内幕交易 如今

更新时间2019-12-02 21:15:04  作者:未知

“银河”的传说一直在a股的“江湖”中流传。近年来,a股市场的“银河”正面临一个黑暗时刻。它的性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已对此进行调查。此外,它还被指控诈骗巨额贷款。前兄弟因金融欺诈被禁10年,后兄弟因内幕交易被罚款9000万英镑。这两兄弟可以说毁了“银河系”。

近日,深交所发布《关于公开谴责和处罚北海银河生物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的公告》,公开谴责银河生物、其实际控制人潘琪、其董事长和总裁徐红军等。

据中国证监会调查,自2016年以来,银河生物和银河集团存在三大违法事实,包括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上市公司未履行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的审核和披露程序、控股股东承诺逾期履行等。截至2018年12月31日,非法担保余额共计14.17亿元,占2018年底银河经审计净资产的101.91%。

事实上,银河生物除了受到深交所的谴责之外,早在今年年初就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而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1月24日中午,银河生物发布通知称,由于该公司及其控股股东银河集团涉嫌非法披露信息,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相关规定对该公司和银河集团展开调查。

说到银河集团,我们不得不说a股市场上著名的“银河”。“银河”由银河集团领导,该集团旗下有两家a股上市公司——银河生物(现为圣银河)和天成控股(现为圣天成)。

据资料显示,银河系是由江苏盐城人潘琪创建的。通过资本运营,到2004年,潘琪通过银河集团控制了两家a股公司——银河生物和天成控股有限公司益深胡艺。潘琪掌管着两家上市公司。在资本运营的帮助下,银河生物和天成控股的股票飙升到了天上,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创造了10倍和4倍的惊人增长。毕竟,资本的运作不是公司的实际表现。在短暂的成功之后,“银河”兄弟一个接一个受到惩罚。

我哥哥潘琪被禁止进入中国证监会市场十年。

早在2002年,银河科技就开始扩大收入。当财政部广西专员检查该公司的会计信息时,他发现在2002年和2003年,该公司的收入增加了2.63亿元,隐瞒了2.7亿元的银行贷款,并非法占用了3.93亿元的上市公司资金。

2004年3月,银河科技开始发行9.5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为了尽快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批准,银河科技打包了其2004年和2005年的所有销售数据。这一行为后来被中国证监会认定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规的系统性和有组织的重大案件”。

银河科技通过制作虚假的出境文件和开具虚假的销售发票,使其2004年的销售收入增加了1.79亿元,2005年的销售收入增加了3476万元。此外,银河科技还隐瞒了2004年向关联方转移5.44亿元,2005年向关联方转移总额3.85亿元,2004年对外担保3.42亿元,2005年对外担保3.1亿元等。2006年上述行为曝光后,深交所于当年6月公开谴责包括潘琪在内的所有董事,中国证监会于2006年8月16日展开调查。

与此同时,银河制造金融欺诈,潘琪在天成控股的前身长征电气也暴露了出来。

2003年,长征电气(当时称为“长征电气”)被银河集团收购。2003年至2007年间,银河集团和潘琪被指控通过实际控制的其他账户在二级市场非法买卖长征电气的大量股份。

2006年7月,多家媒体报道称,潘琪掌管长征电器,揭露潘琪非法操纵长征电器股票。四个月后,长征电气宣布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银河集团收到了调查通知。由于银河集团和潘琪涉嫌违反要约收购和信息披露义务,中国证监会决定对银河集团和潘琪进行调查。从那以后,2010年,银河集团和潘琪因在2003年在他人账户上交易长征股票而被警告和罚款。

2011年,中国证监会的处罚得到了解决:潘琪被禁止进入该市场达10年之久,银河科技和包括潘琪在内的14人共被罚款307万元,其中潘琪个人被罚款30万元。

重组前潘勇兄弟参与内幕交易的股票购买

业绩变化,金钱出售股票

潘勇的案例始于2017年初st天成公布的2016年业绩。2017年1月26日,*st天成披露了2016年的业绩预测。根据财务部的初步计算,预计2016年的经营业绩将由亏损转为盈利,净利润将比去年同期增加1000万元至1500万元。但是后来损失变成了利润,又变成了巨大的损失。*st天成于2017年4月23日宣布,与年度审计会计师事务所沟通后,公司财务部门再次计算,预计2016年亏损9700万元。

至于业绩变脸的原因,当时公司证券事务代表龙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因为公司和年度会计在收入确认等方面有不同的判断。在年度检查期间,如此多的会计科目不得不被撤销并再次确认,导致了目前这种差异。本着诚信原则,公司尊重年度审计师的意见,以年度审计师的审计结果为准。

但此时,潘勇已经在内部消息的帮助下出售了他的股票。公告发布前,2017年4月17日至19日,潘勇通过操纵“黄牟国”证券账户,卖出了2016年后买入的全部475.8万股,总金额为4728万元。扣除交易税后,“黄某国”账户避免亏损1469万元。

重组前购买股票

与此同时,天成控股的业绩发生了变化,银河的另一家上市公司银河生物(Galaxy Biology)正在计划并购,这将极大地改善公司完成后的财务状况。

因此,从2017年4月17日至20日,在短短四天内,潘勇大幅减持天成控股,并增加其在银河系统的头寸。不久后,上述消息以公告的形式陆续发布,两家公司的股价也呈现出如期跌涨的趋势。事先了解内幕信息的潘勇最终获利1493万元。

最后,中国证监会没收潘勇非法所得1493万元,并处罚款7467万元,共计8960万元。除罚款8960万元外,中国证监会还对潘勇证券市场实施了为期10年的禁令。禁售期内,潘勇不得从事证券业务,不得担任上市公司或未上市上市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

经营业绩令人震惊,扣除非净利润连续10年亏损。

财务数据显示,从上市之初到2003年,公司业绩相当不错,营业收入稳步增长,从1.48亿元增长到7.84亿元。尽管同期净利润波动较大,但每年仍有数千万元。然而,从2004年开始,它进入了一个薄利多销的时代。2004年至2014年,净利润分别为0700万元、0100万元、1.58亿元、1200万元、1.98亿元、4000万元、7400万元、1.78亿元、2400万元和1200万元、2600万元。2015年,公司净利润飙升292.98%,至1.03亿元,非经常性损益达到1.21亿元。上述大部分年度利润率实际上是按非经常性损益调整的。

2009年至2018年的10年间,银河生物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亏损,持续了连续10年,并未退出市场。银河生物学被认为是股票市场上的一朵奇葩。

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1.03亿元,2018年有预订。

8月底,st银河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营业收入3.01亿元,同比下降23.97%。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1.03亿元,去年同期亏损6077.13万元。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亏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为1.08亿元;每股基本亏损为0.0934元。

报告期内,由于外部环境压力加大、全球经济低迷、制造业持续调整、控股股东占用公司资金未足额偿还等多种因素,公司业绩不佳。截至2018年底,st银河担保总额达到14.17亿元,占公司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01.92%。此外,截至6月份对询价信的回复,银河集团及其关联方只向债权人偿还了不到2000万元的贷款。

回顾公司2018年的主要财务数据,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7.6亿英镑,同比下降27.2%,同比增长。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7.1亿元,高于上年的955.3万元,未能保持盈利状态。19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6亿英镑,同比下降14.5%。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241.6万英镑,而去年同期为-2083万英镑,从而缩小了亏损幅度。应该指出的是,在报告所述期间,会计师事务所对该公司提出了保留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几年里,“银河系”的资本链一直很紧。在2018年爆发的p2p雷击中,“银河系”也在闪烁,并被警方调查。公共信息显示,银河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几乎所有股份都已质押。2018年11月,银河生物宣布大股东银河集团持有的5.17亿股股份全部被司法机关冻结,等待冻结。

在二级市场,自3月29日恢复交易以来,st galaxy已连续五天下跌,截至4月4日收于5.21元。自那以后,st银河的股价逐渐下跌,8月15日创下1.90元的历史新低。截至9月29日收盘时,该公司的总市值仅为25.85亿英镑,拥有近9万名股东。

资本市场确实来去匆匆。只有退潮后,我们才能知道谁在裸泳。潘氏兄弟讲“故事”的银河系能持续多久?我们将拭目以待。

(编辑:赵金波)

188体育 吉林快3投注 吉林快三